彩75官方地址:实验室里的情感

2019/04/09 00:02 于 彩75

  不愿平庸布衣过,男儿慷慨醉当歌。
  
  归来方觉鹏程远,忠孝齐肩喜事多。
  
  离婚后不久,老马就在校园附近贷款买了个三居室的联排别墅。说来也巧,一个持J-1签证的访问学者正通过校园网找房子,萍闻讯立即与她沟通,两人一拍即合,一周后,萍就把自己租约未满的公寓转租给她,自己则搬去和老马一起住了。由于尚未办理结婚手续,所以他们行事非常低调,保密工作更是做得风雨不透,尤其对华人圈子。老马一向认为,有华人的地方是非就多。平时两人深居简出,因此没人知晓他们已经成了事实夫妻。至于什么时候办手续,用老马的话说,等到他在国内外都可以当甩手掌柜了,就是登记结婚之时。其实,萍很想有个名分,如此也好给自己和家人以及亲戚朋友们一个交代。萍始终都认为自己就是个极其平凡的女子,还没超脱到不食人间烟火、可以免俗的程度。比如她想要自己的孩子,而且不止一个。想以马妻的名义登堂入室,而非像现在这样屈就于现实的压力,整天跟做贼似的遮遮掩掩,谨小慎微。在对待结婚的事情上,老马的想法与萍正好相反。由于第一次婚姻的失败,他对婚姻有种自然的抗拒、惶恐、甚至厌恶。对此,深爱着老马的萍非常理解,虽然违心,但她从未对老马表露出自己的意愿,而是一如既往地无私地支持老马的工作,并主动为他分担压力。
  
  日子一晃就是一年多。在此期间,老马就像筑巢的燕子一样频繁地往返于中美之间。但他心中的天平却不由自主地向国内倾斜。在他的内心世界里,国内研究所就像一个哺乳期的孩子,更需要他的关心和付出。他甚至不惜动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为国内研究所的建设和发展铺路搭桥,比如把一些难度较大、需要特定仪器或条件,而国内无法做出的实验拿到美国实验室里完成,得到理想数据后用以在国内发表SCI文章或申请国内课题(如国家自然基金)。其实老马这样做也没有错,在他看来,国外实验室就像他的大儿子,而国内研究所则像他的小女儿,虽然手心手背都是肉,但偏心弱小是人之常情,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
  
  再说董洁,她没有辜负老马和校方的希望和信任。她有一点和老马非常相像,即在他们的意识里家的概念非常淡漠。正因如此,她才能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她的业务能力和管理水平都有了长足的提高。就拿研究所来说,即便老马不在,她也能尽职尽责地忘我工作。在她的管理和带动下,研究所的工作井然有序,而老马的担心都成了多余。同时董洁又非常尊重老马,在做出任何重大决定之前,她都会主动和老马沟通,分寸把握得恰到好处。研究所和其它业务部门相比,虽然存在着底子很薄、基础差的问题,但在老马和董洁的共同带领下,上下一心 ,无论在科研方面,还是教学方面所取得的成绩都有目共睹,如获得了三个面上的自然基金项目,并发表了五篇分值都在3以上的SCI文章,可以说成绩斐然。
  
  少凯和陆院对老马在国内的事业一直给予大力扶持和照顾。为了留住老马,在学校分房时,他们还特事特办地分给他一套带车库的240平方米精装修公寓房。董洁则带着研究所的同事们花了两个周末的时间,不但把老马的公寓打扫得干干净净,还精心为他置办了家具。老马的新家布置得比他在美国的家还要温馨,难怪老马有时会乐不思蜀。
  
  近一个时期,海归的念头像春天的草一样在老马的脑海里实实在在地茁壮成长起来。也许是厌倦了空中飞人的生活,也许是老马觉得国内更适合自己,他一改不考虑海归的初衷,而是越来越多地思考起针对自己的“后老马时代”。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的概念在老马的脑海里越来越模糊,相反,中国的一切却变成了一种真实存在。在他和萍探讨海归问题时,他这样对萍说,美国就像一个富丽堂皇的书架,虽然无可挑剔,但里面的一切都受到条条框框的约束,可谓到处壁垒,想有所突破、改变,哪怕一丝一毫都比登天还难。而在国内,他可以像孙猴子那样随意在如来佛的手心里翻筋斗,虽不能随心所欲,但却有更多的时间和更大的空间让他大展宏图。国内落后的是观念,而非硬件,尽管许多时候都需要白手起家,甚至有时是在重复他在美国早已完善的事情,但换个角度想问题,一张白纸反倒可以任由他发挥。另外,在国内办事可以变通,只要他想干,肯干,就有望实现自己的理想。老马真的觉得他现在可以“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了。这种源自精神世界被解放的感动和体验,只有像他这样经历过心理长期被羁束过的人才能够体会得到。
  
  老马回国前,无论是朋友间的聊天,还是从网上看到的一切,有关海归的说法虽然莫衷一是,但多数都很负面,而有关“不适应”的话题占的比例最大。其中不乏凭想象的空谈,但也有诸多以点带面的所谓“真人真事”,这些都是让老马迟迟下不了决心彻底海归的症结所在。随着中国对外开放的步伐越来越大,加之北美及欧洲的经济出现低迷和衰退的状况,与海归相关的正面话题才越来越多地成为海外华人街谈巷议的谈资,跃跃欲试者也不乏其人。当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海归,比如那些在国内没有工作经验的人、靠一个人收入维持生活的家庭、孩子不会中文且未成年的家庭、有很多贷款没还清的家庭等,这部分人的比例占海外华人华侨的百分之八十以上。因此,在近千万的华人华侨中只有很少一部分人选择了海归,可谓沧海一粟。
  
  两年多国内生活和工作的经历,让老马不但逐渐融入并适应了国内的环境,在事业上也是如鱼得水,游刃有余。老马是那种骨子里不服输、使命感极强、勇于并善于创业的开拓型人才。让他墨守成规,无疑是在扼杀他的生命和才华。国内许多人的不作为,以及形式主义和走过场,正好给他机会和机遇在事业上不断开疆辟土,大展宏图。他看问题的视角和高度、多年积累的工作经验、对前沿科学的认识和了解、严谨的科学态度、在困难面前百折不挠的精神,以及对物质生活没有太多要求等素质,都是让他用很短的时间就在国内站稳脚跟、出人头地的基础。
  
  回国不久,老马便开始积极地融入国内的学术圈子,如参加各种相关领域的学术会议、有选择地去一些着名大学做报告和学术交流。由于老马学问好、为人谦虚、从不刻意追名逐利、又是新人,加之他几乎和所有的人都没有嫌隙,因此很少有人把他当成对手,反倒对他地位的崛起采取乐见其成的超然态度,这也是为什么老马很快在国内学术界名声鹊起,同时奠定了他在国内的学术地位的原因所在。而许多海归的“不适症”在老马的身上几乎没有表现,即便有些不尽人意的地方,他也置若罔闻。用他的话说,凡是存在,就有其道理。许多在国人眼里习以为常、不被重视的客观存在,在他那里都是可以利用的资源并为其所用,成为他事业成功的杠杆或桥梁。老马还利用他在国外丰富的人脉,帮助国内校方与北美多所大学建立了友好合作关系,打通了国内大学向美国大学选派访问学者的渠道,并将这种实质性的交流常态化,使得一批批青年学者有幸走出国门,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了他所在大学人才国际化的步伐。更让校方满意的是,老马获得了他所在大学绝无仅有的一个“长江学者”荣誉和一个科技部的大课题。尽管老马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他清醒地认识到,他的成功离不开天时、地利、人和,而且三者缺一不可。如此外在、内在因素和主客观条件的统一,对老马海归之旅的成功软着陆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人的观念会随着时间、阅历和环境的变化而变化。老马刚出国时根本就没想过回来,同样,现在海归也成了他的一种人生选择。一天,少凯校长找老马谈话,为了把学校发展成为国内一流大学,校领导班子决定成立生物医学研究院,作为学校最权威和龙头的科研机构,不但具有科研性质,同时兼具管理职能。按校长的意思这个院长非老马莫属,但前提是他必须彻底海归。而且校方许诺提高他的待遇,如年薪90万人民币。老马竟然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当然他不是因为钱,让他动心的是院长的位置,一个能掌握更多资源、让他更易于发展、更易于报效祖国,实现远大理想的平台。
  
  老马把这个消息和自己的想法第一时间告诉了远在美国的萍,希望她能理解他的决定。萍听后非常支持,只不过言谈中多少流露出希望能和老马生活在一起的念头。这让老马感到很为难,一方面他不想放弃这一千载难逢的机遇和挑战,更不想见到自己在国外建立起来的帝国因为他的家庭原因寿终正寝或假于他人之手,另一方面他也不想让萍一味地迁就自己,同时他也希望能保留美国的实验室。为什么不呢?两者完全可以相辅相成,优势互补,共同发展。更重要的是,美国的平台可以让他随时跟进和把握专业领域内前沿的最新发展趋势,而不至于落伍。但老马深知萍的顾虑,为了让萍安心,他主动提出结婚。萍还希望能有自己的孩子,老马在晓以利害,即他可能因忙碌而无暇顾及到孩子,而萍仍旧坚持的情况下妥协了。他们商定,由萍继续留守美国实验室,老马则利用寒暑假和春节回美探亲,萍也可以在圣诞节回中国与其团聚。老马很快履行了自己的承诺,和萍在美国领取了结婚证。两人一起回了趟国内,也算给双方父母一个交代。值得庆幸的是,萍终于如愿以偿地拿到了绿卡,另外她凭着自身的努力和老马的极力推荐,名至实归地当上了终身教授,等老马再次回国时,萍已经有孕在身了,真是三喜临门。
  
  老马走马上任伊始,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全国范围内招贤纳士。原先的研究所名义上仍然由老马负责,只不过董洁这个副手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领导。在校方的支持下,研究院挂牌成立至今已发展到10个科室、62人的规模,可谓兵强马壮,而且很快在学校年度绩效评比中名列前茅,成了业务上的排头兵。不久,老马和萍迎来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孩。老马偶尔回顾自己走过的路,他认为目前是他有生以来最好的人生阶段。作为一个男人,还有什么可以比忠孝两全且事业顺畅更令其满足的呢?!
  
  其实人的命运在多数情况下都不能被预设和左右,而又不得不被时代潮流驱策和社会大环境奴役。比如,在老马的大学时代,从没有想过出国的事,可他出国了。在美国当上终身教授时,也没想过有一天会回国发展,但他海归了。结婚时又何尝想过离婚,但他也离了。人的选择不同,命运也会大不相同,每一种人生选择都无可厚非,更没有对错之分。在老马出国十余载,痛定思痛后最终选择海归时,国内仍有许多人还在千方百计不惜花重金也要出国或把孩子送出去。正如几天前陆院还兴高采烈地特意请老马吃饭,一方面是了解研究所的最新情况,另一方面是庆祝他的儿子终于可以去澳洲读书了。
  
  老马时常暗自感慨造化弄人,在浮云一样的命运中,只有改变,才是人生的永久命题。虽然未来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但明天会怎样根本无法预计。尽管如此,老马对未来还是满怀信心,他自认是一个强者,在风云际变的人生旅途中,他总是勇于接受各种挑战,并一往无前地去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即便这些目标的实现很可能只是时势造英雄,而不是凭一己之力拼搏的结果,但他宁愿争做时代的参与者,而非碌碌无为的平庸之辈。
  
  老马不是完人,一般人有的缺点和弱点他也有。他更不是造物主,改变不了世界,但他做自己的意志从未改变过。但凡他走过的路,总会有可圈可点的地方。让老马欣慰的是,在人生的每个节点上,他总能走在许多人的前面,成为名副其实的时代或业内的弄潮儿。环境可以改变,他的人生道路也可能改变,但无论在哪里,他都能出类拔萃,星光灿烂。彩75官方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