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75福利彩票网:记忆中最好吃的春饼

2019/04/18 19:07 于 彩75

  我的妈妈不喜做饭,她会做的菜屈指可数,而且没有哪一个可以说是拿得出手的,可是在我的记忆里,吃过的最好吃的一次春饼仍然是妈妈做的。
  
  那时候我大概上二三年级的样子,每天脖子上挂个钥匙,自己上学,中午回家吃饭,然后再去上学。妈妈在中学里当老师,中午不回家。
  
  一天中午,我回到家却发现脖子上的钥匙不见了。进不了家门,肚子又饿得咕咕叫,我一时没了主张,即不好意思去小朋友家蹭饭,又没胆量去找妈妈。饥饿最后还是战胜了胆怯,我决定去妈妈的学校找她。
  
  妈妈的学校不难找,穿过街心花园,过一条马路,在十字路口右转,然后一直走就可以找到了。
  
  那天之前,刚刚下过雨,路上到处是泥水。我小心翼翼地贴着路边儿走,不停地甩着粘在鞋子上的泥巴。这条路妈妈带我走过很多次,可能因为有妈妈在,我从来没有觉得这条路很长。这条路上有一个小卖部,偶尔妈妈会在小卖部里给我买一根麻花,是上面裹着白糖,外面脆里面软的那种东北麻花,麻花又香又甜。现在回国,每次看到这种麻花我都会忍不住买一根,但是味道总是不如记忆里的好。记忆是一种神秘的调味料,加入记忆的食物都会变得不可企及。
  
  我就在那条泥泞的路上走着,因为没有妈妈的陪伴,路显的很长很难走。当我终于看见妈妈学校的灰色水泥外墙,我的心砰砰跳着。我用尽所有的力气向学校的大门跑去。收发室的大爷看到我:哎呀,你怎么一个人跑来了?知道怎么找到妈妈吗?我点点头。
  
  妈妈的办公室在学校主楼旁边的一排平房里,那里还有她的化学实验室。我冲到妈妈的办公室门前,敲门。妈妈打开门,惊讶地看着我:你怎么跑来了?我眼睛红了:妈妈,我钥匙丢了。我忽然有一丝胆怯,妈妈会骂我吗?妈妈看了我一眼,把我拉到一个脸盆儿边儿上,给我洗手,然后又把我拉到她的座位上,从饭盒里拿出一个卷着土豆丝的春饼给我。春饼是温热的,有一点儿硬,可是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春饼。我吃春饼的时候,妈妈就在旁边用毛巾给我擦去裤子上的泥点儿。我很快吃完了两个,妈妈把最后一个也拿给我,我这才想起妈妈可能还没吃。我恋恋不舍地看着最后一个春饼,说:妈妈,我吃饱了。妈妈笑了,拿起春饼,分了半个给我:吃饱了也再吃半个。
  
  我的记忆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我不记得那天下午我是自己去上的学还是妈妈送的我。如果记忆是一帧照片,这张照片上就是妈妈美丽的笑容和她手里诱人的春饼;如果记忆是一种味道,这段记忆的味道就是春饼那淡淡的面粉的甜味裹着土豆丝的味道。
  
  昨天,我用妈妈的方法做的春饼,就是擀一张蒸一张,因为我用了烫面,所以我做的春饼要比妈妈的软。我手忙脚乱地擀着饼,同时煮着粥,还煎着鱼,最后还做了醋溜土豆丝。我把这些都摆上桌,以为儿子会和我一样满心欢喜地吃春饼,可是他只吃了一个,老公也只吃了两个。
  
  有些记忆就只是自己一个人的。彩75福利彩票网